小小银球折射人生百态 新民晚报红双喜杯参赛队探访

2019-04-08 14:34

  人们常说,体育比赛就像人生的一面镜子,有高峰,也有低谷。这一点,在新民晚报红双喜杯迎新春乒乓球公开赛的参与者们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记者日前走访了两支参赛队——闵行区人事管理服务中心乒乓球队和华理外交乒乓球队。尽管年龄有差距,但队员们却无一例外地从这颗小小银球中,体会到其中的酸甜苦辣。

  长着一张明星脸的希腊小伙阿里斯从小就喜欢打乒乓球,也是这个原因,让他选择到中国留学。“我知道中国有很多乒乓球高手,跟他们一起打,我的水平提高非常快。”不过这样的选择也给他带来了新的困扰,那便是语言。来中国两年了,虽然阿里斯已经能听懂不少中文,但因为“先天”的劣势,小伙子在打球时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失误。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他对自己下了“狠手”。

  据队友爆料,阿里斯现在几乎天天都带着中文的学习材料,一有时间就看;在练习时,他更会抓住一切机会与队友交流。“每次练习间隙,他不是坐在一边学习语言,就是不断问问题,边问还边比划,样子真的很可爱。不过重要的是,他现在的中文进步了好多。”“我不想让语言阻拦我前进,”阿里斯说道,“所以我要不断练习。”

  谈及这次参赛的目标,阿里斯表示希望能在提高球技、认识更多朋友的同时,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中文水平。随后,希腊小伙还与队友们约定,在新民晚报杯结束后,一起去吃一次正宗的上海小笼包,“队友们都说那很好吃,所以我想尝试一下。”

  正所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闵行区人事管理服务中心乒乓队队员包妙祥,通过乒乓球体会到了这句线岁的老包,练球时干劲十足,队友们说他一点都不像古稀之年的人。但鲜为人知的是,包妙祥曾险些因为身体原因,与心爱的乒乓球“分手”。

  2011年底,包妙祥被查出患有淋巴瘤,他也因此不得不与队友们暂别,这一停就是大半年。伦敦奥运会后,包妙祥的身体状况好转,不过当他想再回球队时,却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为了能争取到重回球台的机会,包妙祥向老伴提议,让她陪着自己打打看。“我知道她是不愿意的,既是担心我的身体,也因为她本身也不爱打球。”为了不让丈夫失落,包夫人拿起了球拍,“后来我们在社区里试着打了几次,感觉都还不错,她也就不拦着我(回去打球)了。”

  不反对并不等于不担心。包妙祥归队的第一天,老伴也跟着一起去了,不仅如此,老伴还在出门前为他准备好了替换的衣服、毛巾、水和点心。只要老包一坐到场边休息,老伴总会默默为他递上一瓶水,再帮他擦擦汗。接下来的一个月,这样的场景更成为常态。回忆起这段往事,老包的脸上写满了感激:“她真的不容易,整整一个月,不管刮风下雨都没间断过,默默打理一切,感谢她的理解和支持。”包妙祥坦言,正是因为乒乓球,让他们老两口子的感情更加深厚了。

  自小学时第一次拿起球,朱岭与乒乓球结缘已超过50年。回忆起过去打球的经历,这位去年曾获得新民晚报杯49-69岁组男子单打铜牌的退休教师感叹:“那时候条件太艰苦了。”接着,他向记者讲述了一段自己的经历。

  上世纪60年代,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有限,乒乓球台还是“奢侈品”,当时朱岭是校队主力,可队里没有球台、没有球拍,甚至连乒乓球都是“限量供应”。面对如此“一穷二白”,朱岭和队友们只能自己动手。“我们弄来了一些木板和几把锯子,又去找了根竹竿,先按照球台的大小把木板锯一下,然后用两本书垫在竹竿下面,再放到木板上,这就算一个球台了。当时想到这张球台上打球可是要预约的!管家婆”然而这毕竟不是专业的设备,时间久了,木板裂开几道缝隙,“有缝隙就会透光,每当晚上的月光照进那些缝隙里,感觉就像在荧光球台上打球一样,感觉很灵的。”朱岭大笑着说道。或许是受到这段经历的影响,朱岭在女儿出嫁时,还特意购置了一张红双喜乒乓球桌作为嫁妆。“每次当看到这个桌子,脑海里都会浮现出当年自己做球台的场景。”

  除了球台,当时队友们的训练方法也是五花八门。朱岭还记得,有一次半夜里听到宿舍走廊里有些奇怪的声音,打开门一看,让他笑得肚子都疼了,“当时我们的一个队员,手里拿着一个马桶盖,闭着眼睛在那里做击球动作,嘴里还喊着节奏。”不一会儿,其他队员也因为这声音纷纷走出房门,笑成了一团,最后大家还一起练起了动作。“现在回头想想,正是因为有这样难忘的经历,才能让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坚持打到现在。”62岁的老朱由衷感叹道。

  “我觉得自己和新民晚报杯真的太有缘了!”这是华理外交队队员岳京京接受采访时说的最多的一句线年首次参赛开始,小岳不仅每年必到,更无一例外地带回了奖状。不过相比荣誉,一次发生在场外的花絮事件,更让她记忆深刻。

  2015年底,为鼓励更多选手使用网上报名通道,主办方举办了一次抽奖活动,凡是通过网上报名参赛的选手,就有机会获得一份惊喜礼物。最终,岳京京受到了幸运女神的垂青。可她却差点与这份大奖失之交臂。

  “那是2016年1月4日,”岳京京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刚过完元旦,学校里人不多,因为距离寒假也不远了。”就在这天午后,岳京京接了一个电话,“对方先确定了我的身份,问我有没有通过网上报名,我以为是确认信息的,然后他就说:‘恭喜你,中奖了!’”然而听完这6个字的岳京京非但没有兴奋,反而直接挂断了电话,“当时真的以为那是个诈骗电话,而且也不相信自己会这么幸运,因为之前公告里写明大奖只有一个。”

  一会儿电话再次响起,“还是那个声音,还是先确认身份,然后说我中奖了。”不过这一次,工作人员说出了更多岳京京的详细信息,还提示她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进行确认。“当我看到公布出来的中奖名单时,才相信自己真的成了幸运儿。”回想起那一刻的感受,岳京京笑了,“除了开心,其实还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前面那么决绝地挂断人家电话。”最终,岳京京获得了一块与世界冠军王励勤同款的乒乓底板,“那块板我一直珍藏着,毕竟这是新民晚报杯给我的礼物,要好好珍惜。”采访结束前,小岳特意拜托记者向那位当时的工作人员打声招呼,“真的不好意思,给他造成了麻烦,也感谢他当时那么耐心,再一次和我联系,要不然,我就没有机会获得这份幸运了。”(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

  冬天的上海很冷,可在闵行体育馆的室内乒乓球房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一群年过六旬的人们短打上阵、在一张张球台前打得热火朝天,要知道此时的场地里,并没有开暖气。“你看我们队员一个个都充满热情,怎么会觉得冷呢?”闵行区人事服务中心队教练金裕康笑着说道。是啊,与一颗充满热情的内心相比,低温和寒冷算不了什么。

  华东理工大学图书馆内的咖啡厅内,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讨论着今年新民晚报杯的目标。“你去年是打到半决赛吗?”“是啊,今年争取打到决赛。”说着说着,他们便开始讨论技战术问题,从适应场地环境到提高回球质量,这群大学生边说边记,生怕遗漏哪个细节。“虽然参加了很多次,也获得过荣誉,但我们对于这项运动和赛事的热情,一直没有消退过。”华理外交队队员岳京京说道。而这份热心热情,也成为了他们不断进步的动力。

  不少参加过新民晚报杯的朋友都说:这项赛事就是一场球友们的大聚会。在探访完两支队伍后,我更愿意把新民晚报杯视为舞台——一个供球友充分释放热情的舞台。尽管他们的情况有所不同,但对于乒乓球这项运动的热爱,却是相同的。而参赛者们多年来始终不变的热情,或许是晚报杯最大的财富。